光明日報:中國大地上劃出一條新的起跑線

發布時間:2021-03-08 【字體:


  成昆線上的5634次列車,從四川省攀枝花市開往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普雄鎮,穿行在大涼山腹地的崇山峻嶺之間。這趟列車20余年堅持票價不漲,沿途近30個站點,逢站必停;車廂里除了乘客,還經常載有家禽牲畜,以及蔬菜水果、農用物資等,被喻為大涼山孩子們的校車,彝族同胞的趕集車,民族團結進步的連心車、扶貧車、致富車。圖為乘坐5634次列車的彝族群眾。劉國興攝/光明圖片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處鄂西南山區,曾是典型的老、少、邊、窮、山、庫區,如今,多條高速公路、鐵路穿越恩施州境,鄂西人長期被山所困、為山所阻的歷史一去不復返。基礎設施的逐漸完善讓曾經的邊遠落后地區和發達地區站在了同一發展起跑線上。圖為恩施州巴東縣境內的滬渝高速公路泗渡河特大橋。文林攝/光明圖片


西藏自治區墨脫縣墨脫鎮亞東村,兩位門巴族同胞在為農牧民檢查太陽能熱水器。光明網記者 季春紅攝/光明圖片


  貴州省冊亨縣秧壩鎮福堯村布依族村民黃康芬用手機撥打電話。生活越來越好的她,除了農忙外,還參加了村里的演藝隊,支持村里發展旅游。光明網記者 季春紅攝/光明圖片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中路藏寨,一幢幢藏式樓房散落在近千米的山坡上,美不勝收。本報記者 閆匯芳攝/光明圖片


上海幫扶云南建設的德昂族發展項目啟動儀式上,人們身穿民族盛裝,載歌載舞。滬民攝/光明圖片


  盆善云是廣西恭城瑤族自治縣三江鄉郵政所所長,她從2004年進入鄉郵政所工作至今,十幾年風雨無阻為各族鄉親們服務。三江鄉人口約15000人,分布在崇山峻嶺中,是恭城縣最邊遠,道路最難走的鄉鎮。圖為盆善云在工作中。鄭智敏攝/光明圖片


坐落在廣西百色靖西崇山峻嶺之間的合那高速靖西市舊州互通立交橋。彭寰攝/光明圖片


掃描二維碼,觀看視頻《中國大地上 劃出一條新的起跑線》。

  【百年承諾 千年跨越 56個民族一起奔小康·基礎設施篇】 
  在貴州,全世界最高的大橋飛架峽谷,自此天塹變通途。在西藏,全球海拔最高的5G基站成功開通,自此天涯成咫尺。
  當物理學意義上的距離被縮短,沉睡的需求被喚醒,各種要素得以更自由流動,并由此帶來發展新機、文明新風、思想新芽。僻處邊陲的人們,以一個代際可感可見的經歷,見證了故土滄海桑田的巨變。
  因“先天不足”而停滯甚至被倒撥的發展時鐘由此實現逆轉。如此說來,這一段段縮短的距離,又何嘗不是濃縮的時間?
  “基建狂魔”,總有辦法讓鋼鐵巨龍在西域大地延伸,讓通聯基站齊刷刷出現在祖國邊陲,讓幽暗隧道霸氣橫穿崇山峻嶺。世人震撼于他變不可能為可能的“超能力”,但你我知道,成就這一切的,不僅是不俗的實力,更是非凡的魄力。
  在地球表面的褶皺里、陰影區高精度“修容”,讓各種“流”透達每一處神經末梢,也許并不符合經濟學的投資回報模型,但在我們的發展模型里,這些地方小康與否,從來都是溢出經濟報表、超越地域本身的。
  這里,有我們須臾不可分離的多民族兄弟姐妹,有多樣的景觀與風物、多彩的宗教與文化,還有我們共同見證的過往與歷史。當且僅當所有的點都被連綴成網,當且僅當每一個被牽掛的人都并肩同行,歷史的榮光才會共同凝聚,夢想的實現也才更有分量。
  云南獨龍江鄉的羊肚菌,隔天出現在北京的餐桌;涼山彝族的漢子,走出大山在城市找到了工作;貴州苗族的阿婆,用智能手機直播印染;鄂溫克族不斷被拉長的“馴鹿經濟鏈”,吸引眾多人傾心北上。路,重構發展節拍,見證時代變遷;這些具體而溫暖的故事,賦予一切以意義。
  終于,我們又重新一同站在了新的起跑線上。作為一個個支點的“鋼鐵俠”們,還將撬動什么?鋪向天際的路遠看不到終點,我們共同的未來亦無限可期。
  (本報記者 王丹)
附件:
回到頂部
全中彩票